头像

趣蜂直播app

♂? ,,

,最快更新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最新章节!

“师父,我不饮酒,更不酗酒。”

“为师也不像某些人一般只要酗酒,糟蹋了好东西,我们师徒只品酒。”

他们师徒二人相谈甚欢,似是完忽略了对面两人。

然而……

凤举置于桌下的手悄悄握了握,怎么可能忽略得了?

那两位大名士从方才开始便一直盯着她,盯她片刻之后,便仰头大灌一口酒,盯一会儿,灌一口,渐渐的,两人一起一落竟还形成了一种整齐的节奏。

在这种灼热诡异的注视中,凤举硬着头皮用膳。

她倒不是不能理解,这两人只是在思考人生大事,与其说是在盯着她,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反复斟酌或纠结着她的提议。

正如师父楚秀所言,这是一个必然要经过的过程,要打破多年以来的信仰,重新抉择另外一条路,十分的艰难。

酒入愁肠,那两人很快便有了些许醉意。

上海女孩清丽可人

卢亭溪一手勾着酒壶,在廊庭中挥袖吟诗,时而还夹带着哭腔。

裴待鹤则掏出怀中一支短笛,笛声一响,很快那些栖息在湖边的白鹤便循声飞来。

他走到那些鹤中间,清脆的笛音串联成风雅却略带悲凉的曲调,白鹤便在他周围曲颈展翅,宛若仙宫之舞。

廊庭檐下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此情此景,分明如此的风雅,仿若远离红尘的仙人恣意洒脱,可就是莫名的让人感觉到凄凉。

许是受到了此种气氛的感染,楚秀也开始一杯接着一杯地饮酒。

凤举无力劝阻,只能默默叹息,食不知味,到后来,连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知不觉间,手边的酒杯已不知空了多少回。

耳边有人在哭,大男人嚎啕大哭真是难以入耳。

凤举皱眉捂了捂耳朵,眼前的景物似乎都在晃动。

她不耐烦道:“别哭了!忒也难听!堂堂丈夫,羞也不羞?”

哭声竟然真的停了,可很快的,一个高大飘逸的人影忽然挡在了她面前,一双眼睛迷离地盯着她,含着一丝不甘的怨愤。

“为何会输?难道就当真无法挽救了吗?我不信!”

是裴待鹤。

他将凤举从坐席上拽了起来:“来,我们再来过,我就不信十局赢不了一局!小小女郎,莫猖狂!”

凤举被扯得身体晃了晃,幸而被玉辞扶住。

“大小姐……”

凤举是真有些醉了。

她拂开玉辞,冲着裴待鹤挑眉勾唇:“怕不成?哼,我有灼郎依靠,我绝不会输!”

“慕容灼?”一旁的卢亭溪念着这个名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慕容灼,楚骜……楚骜……慕容……灼……如何使得?这如何使得……”

顾自念叨着,他抱着头伏低了身子,痛苦地呻.吟:“我该如何是好?我该如何……”

裴待鹤一手拖着凤举,脚步虚浮撞到了地上的卢亭溪,卢亭溪被他撞得有些发蒙,抬手抱住他的腿,仰头问道:“嗯?……是何人?何以身躯如此伟岸昂藏?”

“拖着我作甚?放开!”裴待鹤想要踢开他,奈何腿上那人拖着他不肯撒手。

凤举听见了,迷糊道:“什么?我何曾拖着?分明是拖着我……放开!男女授受不亲,成何体统?灼郎若是看见了,定要与我闹脾气了,灼郎、灼郎,何时方归……”

“大小姐……”玉辞看着眼前这副醉鬼乱舞的景象,简直惊掉了下巴,这可如何是好?

裴待鹤踢不开腿上的累赘,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卢亭溪腿上,把凤举拉到对面:“来!我们再来对弈一局!不!十局!今日我定要胜!”

“好啊!来就来!棋子呢?”凤举到处摸棋子。

玉辞赶忙过来要把凤举从地上扶起:“大小姐,奴婢还是送您回府吧!”

“不回!”凤举定睛看清了面前之人,笑了:“玉辞?去,取棋来!”

“大小姐,您醉了!”

“快去!”

凤举长袖一挥,撑着下巴看向对面的两人,那两个长相俊美的男人正相互依偎着,侬我侬。

“们……原来们也好男风!我警告们,不许打我灼郎的主意!灼郎是我一人的……”

可那边……

卢亭溪双腿都快被裴待鹤压断了。

“巍巍山岳,欲葬我风骨乎?我满怀抱负尚未施展,岂可葬身山岳之下?山精石怪,速速退去!莫要压我!”

可那座大山太巍峨,他没有移山之力,感觉天塌地陷般的绝望,顿时抱着大山嚎啕大哭。

“奈何!奈何!我力不可拔山兮,我无能为力,无能为力啊……”

裴待鹤回头看了眼抱着他的人,哭得声泪俱下,以为是自己何时带来的女伶,勾住了卢亭溪的下巴。

“美人垂泪,玉珠成串,美人何故伤怀?”

凤举盯着卢亭溪的脸瞧了半天,嘀咕道:“这个美人确实甚美,可还是不如我的灼郎,我的灼郎乃天下绝色之最,无人可与之媲美!”

说完,一个人呵呵傻笑了起来。

至于主座上的楚秀,在自己的家中,早就轻车熟路摸回寝卧了。

直到玉辞向楚家下人要来了围棋,凤举和裴待鹤对弈,卢亭溪趴在中间围观,玉辞才靠在柱子上,长长地出了口气。

“终于消停了!”

可她万万没料到,这三个醉酒之人对弈,竟然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消停,而且还下得有模有样。

凤举每局必赢,裴待鹤败了之后便拉着凤举再下。

而卢亭溪便在旁落泪:“输了……又输了……我大晋完矣……”

“闭嘴!观棋不语!”

另外两人同时喝止,然后,开始下一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