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香蕉app抖音

顾瑀初从水里出来,就直接去了医护室。

禄珏大踏步地跟随。

房间里,有一名医生,禄珏想也不想地,拿过医生手中的医药箱,奔到顾瑀初的跟前,焦急道:“哪里,哪里伤到了,我给你擦药。”

她急匆匆打开医药箱,拿出消毒药水和棉签。

手中的棉签举起来到顾瑀初的身前。

八块腹肌健硕有力,完美到爆的人鱼线,水珠子顺着腹肌蜿蜒而下,一丝说不尽的风情刹那燃放。

她的喉头干涩,呼吸微微急了几分。

“你伤到哪里了?”她沉闷着声线问。

顾瑀初站在她跟前,唇角挂着一抹揶揄的笑,深邃的眼透着一股道不明数不清的意味。

“你好像不是很高。”他忽然道。

严格说,禄珏骨骼小巧,单薄了点。

“你是在嘲笑我长得矮?”禄珏脸色不好看道。

雨伞女孩

她身高170,在女生里算是高个子,不过在男人堆里,尤其是大变态顾瑀初跟前,那就算不得什么,充其量不过是个“二级残废”。

顾瑀初忽而失笑。

这个小小家伙貌似很敏锐啊。

他笑道:“没有,就是随口一说。”

没有恶意。

只是禄珏站在身前,脸颊对着的是他的琐骨,模棱一看,颇有几分秀丽之气,令他没来由地身子骨一阵地……涩。

禄珏哪里看到他藏在眉眼深处的异样,只以为他嫌弃自己,一脸的不高兴,伸手就去拉他的手臂,查看这家伙到底伤在哪里,好给他上药。

就在她转身时,顾瑀初嗓音粗重了几分。

“还是让医护来。”他嗓音模糊不清道。

禄珏看了一眼守在外面的医护,惊声道:“医护也是男人,我来怎么就不方便了?不过是擦药,也不需要什么技术吧?”

“……”顾瑀初。

“来啊,婆婆妈妈的,磨叽个啥啊?”他哪里她没上手过。

虽然乌漆嘛黑的,她曾经不曾见证过他肌理的完美,但这一刻不就补上了吗?

还好,她看着仅仅穿一条泳裤的顾瑀初,没有流鼻血。

“你确定要亲自来?”顾瑀初忽然道,眉宇间有一丝的说不清,道不明。

“当然。”禄珏毫不犹豫道。

顾瑀初手指一勾,勾住他的裤子边缘。

“喂,你,你脱裤子干什么”禄珏脸颊爆红。

这家伙就不能正经点吗?

顾瑀初回眸定定看着她:“不是你说要亲自来?”

“……对,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禄珏一脸的羞赧,连耳朵根儿都红透了。

扒拉。

她连忙捂住脸,不敢去看。

就在她心跳得特别厉害,心头慌慌的时,一道低沉又幽幽的语气传来。

“我躺好了,你倒是给我涂啊。”

顾瑀初的语气里还有一丝……邀约。

我嘞个去!

禄珏连忙微微睁开眼,小心翼翼地看向躺在小床上的男人。

裤子半褪,垮在健硕的弧度上。

原来,伤口是从腰间一直刮到了股上。

这伤口有点深啊。

禄珏拿起药水,一步步走过去。

面对着男人的……身,她心里最强大,也是说不出的面红心跳啊。

拿着棉签的手都在抖动。

擦拭的时候,也就手脚没个轻重。

顾瑀初微微转头,却见站在身边的人,耳朵根儿透着嫩嫩的粉,娇羞地令人……想揉她。

口干舌燥。

他连连吞了吞口水,愣是没压下心头不停狂躁的乱意。

再抬首,他发现绿珏的睫毛长长的,弯起的弧度颇高,竟然有几分女人的秀色可餐。

第一次,第一次,他觉得禄珏如果穿女装,应该会……好看。

踏马的!

他脑子里装的都是shi吗?

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兄弟有这种不该有的混蛋念头?

顾瑀初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刮子。

“好了。”绿珏强行控制住内心奔涌不息的洪流,才将他身上的伤口涂好。

看着他挺立的弧度,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弧线,一颗心心猿意马,令她好几次险些手掌就摸上去了。

e!

她脸颊跟嫰嫰的红果子,透着蜜蜜之态。

室内的空气干燥,暖烘烘的,充斥着说不尽的缠棉,暖昧。

一股气流从两个人心底冲出。

“那个”

“那个”

两个人同时开口。

“呵呵,你说。”

“你说。”

两个人再次异口同声。

禄珏笑了。

她放下药盒,看着顾瑀初将裤子重新穿好,臊着脸儿道:“你这伤口这几天还是不要沾水,免得感染。”

“嗯。”顾瑀初颔首。

他站起身来,巨大的身躯覆盖了她眼前的光影。

俊逸的脸孔对上她的黑眸。

“你……跟南朵的感情……怎样?”顾瑀初忽然道。

禄珏一愣。

她倒是想不到顾瑀初会这么问,抬起眼瞅了瞅。

还是那么云淡风轻,还是那么满不在乎的姿态。

她抿唇。

“我跟她感情挺好的。”她说道。

说的本来也是事实。

“哦。”顾瑀初没来由地有一丝惆怅。

“我很喜欢大绿小绿,以后让他们常来我们这里玩,这里的一切都对你们开放,还有你开的那个公司。我大力支持,有一份文件,你可以看看。”他从架子上拿起衣服,慢条斯理地穿了起来。

男人身材绝好,加上他人高又帅,就连穿衣服也透着天生的贵气,怎么看怎么迷人眼球。

禄珏好半天才控制住内心的躁动。

她不明所以地问:“什么文件?”

顾瑀初没有回答。

他穿好上衣,裤子,扣上皮带,随后走到她身边,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腕朝外面走去。

等两人来到了一间类似书房一样的房间里后,顾瑀初从书桌上抽出一份文件来。

他手指点了点文件。

“这个是为你准备的。”他道,“你在上面签字,这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禄珏打开文件。

珏集团转让书。

什么鬼?

她抬起一双惊诧的眼,盯着身前的顾瑀初。顾瑀初淡淡地道:“这家上市公司,出身清白,完是我一个人做正经生意打下的集团,四年前就像转给你,你那时候一声不响离开,我就把这件事搁置下来,你如今回来,那你刚好可以接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