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美女黄的直播软件下载

♂? ,,

,最快更新婚期难料最新章节!

夏云舒呼吸微凝了分,一颗心似是撞进了数只小鹿,撞跳得她心慌得厉害。

男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袭了过来,夏云舒闭上眼睛,下意识往一边翻侧起了身子。

可是下一秒,胳膊便被握住,将她摁平在床上。

夏云舒张了唇,只觉得从自己口中吐出的气息都不叫气息,而是火。

徐长洋覆了上来,没有任何话,便吻住了她。

夏云舒睫毛尖颤湿,双手紧抓着身下的被单。

“夏夏,别紧张,我不会伤害。”徐长洋轻抚着夏云舒滚烫的耳朵,暗哑道。

夏云舒一下松开手心里的被单,拱起身子搂紧他的脖子。徐长洋轻怔,强忍着微微停下,借着夜色深凝着身下满脸娇美的小女人,“夏夏……”

“我不紧张。我知道,我知道,很辛苦……徐叔叔,我可以了。“夏云舒贴在他唇面上的双唇抖得不成样,却勇敢的贴合着他,不想他再那么辛苦。

徐长洋心尖战栗,心头涌出无限柔情,在她脸颊和太阳穴烙下一连串的浅吻,“傻妞。”

性感唯美风

接下来,夏云舒感觉自己被一团烈火包融着,几乎将她烤化。他比她想象中的要耐心温柔许多,夏云舒所有的紧张和慌乱都被他融化,意识被一点一点的烘烤消失,脑海里被一团一团如梦似幻的白雾笼罩,恍恍惚惚间,她听到他说,“夏夏,准备好了么?”

夏云舒眼皮轰然跳了下,紧跟着,他毫无保留的覆下。夏云舒倒吸口冷气,本能的蹙紧了眉,迎接那抹疼。可是没有,这次,她奇迹般的不觉得疼,唯有阵阵战栗和从心底深处生出的最真实的需索。

徐长洋仔细盯着夏云舒的小脸,没有放过她小脸上任何一丝情绪的变化,察觉到她松展了一对秀眉,本是微微皱着的小脸晕上层层粉红,徐长洋松了口气,一把摁握住了夏云舒的小腰。

夏云舒的生物钟基本已经定型了,第二天七点准时醒了。

惺忪的眨动睫毛,缓缓抬眸看头顶上男人熟睡的俊脸。

三十多岁的男人,岁月的痕迹却没在他脸上镌刻下过多的痕迹,只是他睡着的模样,比他清醒时,更多了分儒雅和秀美。

夏云舒试图伸手抚他的脸,可动了动,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她微微皱眉,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连同双臂,整个身子都叫他箍紧在怀中。

夏云舒怔了怔,随即无奈扯唇。

谁说这个男人清隽雅达的,分明就是一个占有欲爆表的霸道男人!

“看来昨晚为夫的表现还不错,所以夫人刚醒来便笑得这么好看。”

男人微带沙哑的嗓音从头顶洒下。

夏云舒脸一红,抬眼望去。

徐长洋半眯着眸子,慵懒看着她,淡色的薄唇挂着缕缕坏笑。

夏云舒登时面红过耳,轻咬了口饱满莹润的下唇低哼,“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夏云舒话一落,身上便是一重,他整个翻转,覆在了她身上。

夏云舒惊得瞪眼,脸火烧火燎的,“,干什么?快下去,重,重死了!”

“不行。夫人刚刚的话让为夫惶恐了,为夫必须再接再厉,必让夫人满意为止!”

他一招得逞,夏云舒吸气,长长的脖子微微仰着,双眸水漉漉的盯着他。

徐长洋笑得像只狐狸,低下头吻她的嘴角,“怎么样夫人,可满意?”

“……”夏云舒羞得要死,不想看他坏出水的脸,干脆把头埋进他胸口,“徐长洋,老不害臊!”

“还有更不害臊的,要不要试试……”

“闭嘴!”

“呵……宝贝儿,害羞的样子美极了!”

“……”

这样一来,夏云舒和徐长洋从房间出来,已经上午近十点。

儿子不务正业“沉迷女色”,偌大的律所总得有人撑着,徐桓恩便拖着一把“老”骨头去律所替儿坐镇。

常曼则在婴儿房里照顾至谦。

也就是说。

夏云舒和徐长洋出来时,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虽说免去了尴尬,但夏云舒仍是觉得脸上臊得慌。

……

徐长洋脸皮厚拉得下脸,去婴儿房看他宝贝儿子去了。

夏云舒自问脸薄,这会儿可不好意思出现在常曼面前。不过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但肚子饿没办法,便舔着脸去厨房找吃的去了。

不想刚走进厨房,就见一道年轻的背影坐在厨房的小凳子上择菜。

夏云舒微怔。

许是听到身后的动静,那道身影扭过脸来,不曾想夏云舒还没什么反应呢,她倒像是见鬼了般,蹭的一下从凳子上弹起,整个背贴到厨台,诚惶诚恐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她有这么吓人么?

夏云舒抽抽嘴角,朝厨房的冰箱走去。

她能感觉到,她的视线在随着她移动。

夏云舒黑线狂冒,在离冰箱还有两三步的距离停了下来,偏首看过去,“雪禅,今天怎么是在弄这些,何姨呢?”

傅雪婵吓得双下巴都出来了,小心翼翼看着夏云舒,“……我,我妈她,她生病了,所以,所以我今天代替她做,做饭。”

夏云舒点点头,朝冰箱走。

傅雪婵见此,微微吐气。

哪晓得夏云舒刚走一步,又停了下来。

傅雪婵暗暗叫苦,面对着夏云舒的那张脸,比哭还难看。

夏云舒心里纳闷极了,抿抿唇说,“,今天不用上学?”

“今天,是,是周六。”傅雪婵拖着哭腔说。

“……“这……夏云舒就不能忍了。

夏云舒干脆转过身,直直朝傅雪婵走了过去。

傅雪婵瘪起嘴,眼看着就要哭了。

夏云舒看得好笑又郁闷,停在傅雪婵跟前,道,“我有这么吓人么?”

傅雪婵眼泪滑到眼眶了,双手死死抠着厨台边沿。

夏云舒仔仔细细的盯着傅雪婵的脸,自言自语,“该不会是以前被我打过吧?”

“哇……”傅雪婵直接哭了。

夏云舒吓了一跳,嘴角狠实抽动,赶紧从厨台的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巾堵住傅雪婵的眼睛,不让她的眼泪往下掉,“那,那什么,我,我不会真的打过吧?,哭什么啊?”

“哇……”

夏云舒,“……”

傅雪婵的哭声惊动了楼上的徐长洋和常曼。

两人匆忙从楼上下来,走到厨房,就见傅雪婵和夏云舒,一个哭得不能自已,一个手足无措的给傅雪婵擦眼泪。

徐长洋和常曼愣了下,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

“说就是当年在学校把我从教室拖出来要给我拍果照的那个红毛?”夏云舒听完傅雪婵抽抽搭搭的“自首”后,匪夷所思的看着她道。

拍果照?

徐长洋长眉拧成了死结。

“当年我也是被赵菡蕾给骗了,她跟我说用卑鄙手段抢走她的男朋友,是小三,让我帮她教训一下。加上我平时收了她不少……保护费,就,就想着,这也是替天行道的好事,所以才不自量力去们班找的麻烦……谁知道,谁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哇呜……”

提起那件事,傅雪婵简直心酸到不能自已,什么事啊她遇到的都是!

夏云舒见她又伤伤心心哭起来了,气笑了,“闭嘴,吵死了!”

傅雪婵,“……”上下嘴皮一合,愣是没敢嚎出一声。

常曼看着傅雪婵,也是一阵无言。

“知不知道强迫他人拍裸照属于犯罪,情节严重要被判刑!“徐长洋犀利盯着傅雪婵,狞声道。

“哇呜……我,我,我没成功。”傅雪婵惶恐,哭道。

别说夏云舒想笑,就是常曼见着也憋不住嘴角颤抖。

就这丫头这小胆量,是怎么敢去当学人家当大姐大的?

“哼!该庆幸没成功,若是成功了……”

“哇呜,不要吓唬我了!因为那件事,我已经连续做了四五年的噩梦,一睡得好点,就梦见她掐我脖子,哇呜……我现在都不敢做坏事了,哇呜……”傅雪婵哭得贼委屈,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夏云舒憋笑,忍着,佯作严肃,抽了张纸丢给傅雪婵,“把脸上的鼻涕擦擦!”

傅雪婵哭得一张脸通红,听到夏云舒说她脸上有鼻涕,顿觉丢脸,呜呜咽咽的哭得更大声。

“行了,再哭把我孙子吵醒了!”常曼笑。

傅雪婵擤了擤鼻涕,肿着两只核桃眼看常曼,”夫人,们不会开除我妈妈吧?“

“做了这种事,以为我还会留们!”徐长洋冷声说。

傅雪婵缓缓看向徐长洋,当看到徐长洋脸上的狠戾时,悲从心来,张嘴又要嚎。

“闭嘴!”

夏云舒和常曼异口同声道。

傅雪婵,“……”

夏云舒和常曼彼此给了默契的眼神。

夏云舒含笑,看向徐长洋,“这件事都过去了,她也收到应有的惩罚了。而且她是她,何姨是何姨,不能因为她犯的错,就连累到何姨身上。”

徐长洋拧紧眉,“出了那样的事,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

夏云舒冲他嘚瑟眨眼,“这种小事,我自己就能处理,哪用得着亲自出马,杀鸡焉用牛刀?”

这话徐长洋倒是听着舒服,但仍是不爽的哼了哼。

杀鸡?

所以她是鸡么?

傅雪婵用手里的纸巾堵住嘴,又想哭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