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抖音d2app官网

(猫扑中文 ) 回国的飞机上。

司喏正在问司战舟:“我知道那枚戒指是您和婉姨的定情信物,但是我不太明白,那枚戒指和浅水湾有什么关系?”

“你婉姨的那枚戒指是我亲自设计的,除了戒指以外,还有一个盒子,那枚戒指是打开盒子的钥匙。那是我跟你婉姨求婚时候的戒指,她说要把结婚证放在里面……”当时他是真心实意的想和宋婉清结婚,想和她领取结婚证,想和她一辈子在一起。

可到头来,他却用了一本假的结婚证,去毁了她一辈子,也毁了自己……

***

金南豪苑。

沐序拿了两个苹果,其中一个丢给了祁明。

祁明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公司,薄荣和祁明合作起来,虽然没有和祁夜合作那么默契,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临时的代理总裁,可比祁总要温和多了啊!这脾气显然不在同一个层次。

看着西装革履的祁明,沐序还忍不住调侃一句:“大哥果然站起来更帅!”

祁明笑笑,祁焕正在捣鼓着一个金属盒子,那个钻石形状的金属盒子,很有设计感。站在他旁边的是祁明新交的欢喜冤家,伊莉莎。

虽然祁焕比伊莉莎大了七八岁,但两人之间倒是没什么代沟,合作起来默契十足。

两人用那枚戒指打开了金属盒,里面是一部手机。多年前的老款式,要摆在现在,就和老年机差不多。但根据手机生产的年代来看,在那个年代,应该属于高科技。

清纯校花mm清新校服写真俏皮可爱

祁焕找来充电器,把电充上。

翻了一阵,终于找到重点,那是几段录音。

祁明只听出了一个重点:“有一个声音来自楚环,月婵的母亲。”

“哪个?”沐序问:“威胁别人那个?”

祁明点点头。

楚环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宋婉清,看在你待我不薄的份上,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清楚,是站在我这边,替我守口如瓶,还是替你儿子收尸!”

“宋婉清?”沐序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这个听起来很是耳熟的名字,恍然大悟:“不是司雨翔他妈吗?上次三嫂让我帮忙调查来着。”

祁焕点点头,继续放录音。

宋婉清的声音轻颤:“小环,你放了雨翔吧,雨翔是无辜的。你这么做就是一错再错,你绑架了雨翔来威胁我,就算我站在你这边,我也一定不是出自真心的。你也说了我待你不薄,可你为什么……”

“别跟我说这么多,浅水湾302号,当年你和司战舟私定终生的地方,三天后,我们在那个地方见面,你再告诉我,你要不要帮我保密。宋婉清,你只有一次机会,选错了,司雨翔会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

“如果我不答应你呢?”宋婉清问了一句。

然后便听到楚环沉默许久后,开口:“你就不怕我杀人灭口吗?”

然后,这段电话录音就中断了。

还有另外一段录音,祁焕把它点开。

“joseph,我现在在江南苑别墅627号,她绑架了雨翔,用雨翔的性命威胁我在这里和她会面。因为我偶然之间晓得了不该晓得的事情。她要我站在她那边帮她隐瞒事实真相。如果今天会面不顺利,老肖会保证你能听到这段视频。雨翔他不是我亲生儿子,司喏……”

宋婉清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停下了,整个空气安静了大概两三秒,沐序和祁焕都跟着紧张的时候,手机里才传来楚环的声音:“不好意思,我实在是等不到明天了!所以就不请自来了。宋婉清,你想好了吗?要不要帮我保守秘密?”

“你以为我帮你保守秘密你就不会被拆穿了吗?纸是包不住火的,你把雨翔和司喏……”

“你闭嘴!”楚环一声怒喝:“我只要你跟我承诺,你绝对不会把事实真相告诉司战舟!”

“你先放了雨翔,我答应你,一定不会将你当年把雨翔和司喏……”

就在宋婉清口中的真相呼之欲出的时候,突然又被楚环打断:“你若是说出口当年我做了什么,我一定让司雨翔死无全尸!”

空气再度沉默下来。

沐序和祁焕面面相觑。

“给我一把刀,我特么不把月婵他妈千刀万剐算我孬!”沐序激动得想要砸手机。

祁焕点点头:“千刀算我两刀,我要直逼要害!”

楚环的声音又从电话那头传来:“宋婉清,你背后藏着什么?”

“没什么。”宋婉清的声音传来。

“拿出来!”楚环声音咄咄逼人。

然后就听到手机里传来‘咚’地一声闷响,听起来应该是手机被放置在什么地方的声音。

“你别过来!”宋婉清有些紧张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来,但听得出来,那声音距离手机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声。

楚环的声音也越来越远:“宋婉清,你是不是已经告诉司战舟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弄死司雨……”

“不要!”宋婉清一声惊叫:“不要打电话。我没有告诉司战舟,我没有……但要是司雨翔有半点闪失。楚环我发誓,你所做的每一件丧心病狂的事情,我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宋婉清你找死!”楚环狠厉的声音传出来,听得祁焕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得伸手抓紧伊莉莎。

伊莉莎嫌弃地甩开祁焕,听着电话里传来楚环冷沉的声音:“宋婉清你威胁我?你居然敢威胁我。我终于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只有死人才会守口如瓶!你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推下去?”

“楚环,你会后悔的!你将来会为你今天所做的每一件事,所说的没一个字付出代价……”宋婉清说完之后,就传来闷声咳嗽的声音。

听起来她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无法呼吸的感觉。

“你去死吧!”伴随着楚环阴鹜嗓音的,还有一阵惊声尖叫,以及最后一声无比沉闷的声响。

之后就是叮叮咚咚渐行渐远的下楼声。再之后,也不知是不是距离实在隔得太远,总之从电话里没听出什么其他的声音了,后来录音就被掐断了。

“妈的,楚环这个女人……”祁焕摇摇头,啧了两声,眉头皱起:“我总算知道月婵像谁了。相比之下小嫂子还能活命,估计是还没得到他妈的真传!”

“听说宋婉清是司战舟的老婆以及情人里面,他最难忘怀,也是最爱的一个。而楚环要搁在古代,那就是不小心被皇上临幸的洗脚丫鬟。要是被司战舟知道,自己的‘洗脚丫鬟’害死了他的‘爱妃’……你说司战舟会怎么做?”沐序认认真真的分析着。

祁焕深思熟虑后,回:“司战舟可能会做你想做的事。”

“把楚环千刀万剐?”沐序认真地说:“这惩罚对楚环来说……轻了。”

祁焕觉得深有道理,便点头:“难怪楚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那枚戒指,甚至为了那枚戒指,差点要了小嫂子的命,原来这枚戒指背后藏着这样的惊天大秘密!”

祁焕忍不住感慨:“楚环这个女人太他妈恐怖了,你说宋婉清是知道了她的什么秘密,以至于她不惜一切风险要把宋婉清灭口?”

“宋婉清不是说了么?司雨翔不是她的亲生儿子,甚至还提到了司喏。”沐序脑海里正在整理这个关系网:“如果司雨翔不是宋婉清亲生的,那是谁生的?这又和司喏有什么关系?而且……这一切和楚环又有什么关联?”

“管他呢!”反正祁焕想不明白,他攥着手机说:“等三哥回来,再决定要不要把这段音频交给司战舟。我现在迫不及待看着楚环是什么下场了。”

看到祁明的眼神,祁焕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最期待的还是月婵的下场!”

“我去公司。”祁明不知在想什么,留了句话:“老三到了通知我一声。”

说完就去公司了。

祁焕看着祁明的背影,皱了皱眉,不接地问沐序:“大哥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

“月婵害死他爱人,虐待他儿子,现在还在外面逍遥法外,乐得自在,你还非在大哥面前提月婵那女人,不是存心给他添堵吗?你还期望他对着你笑脸相迎咋地?”沐序无语地看着智商捉急的祁焕,摇摇头:“你也就适合敲个键盘了。”

“……”祁焕撇了撇嘴:“我都没说你就适合解剖尸体呢!大兄弟你能不能留点口德?”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出去吃了个午餐。苏小米预产期就是这几天了,两人还趁着祁夜和温凉回来之前,抽空去医院探望了一下苏小米。

下午五点半左右,约摸着祁夜快到了,祁明提前下班回到豪苑,刚从医院回来的沐序和祁焕已经在金南豪苑等着了。

就在祁焕犹豫需不需要给祁夜打个电话的时候,突然看到祁知非一人背着书包,灰头土脸,汗流浃背的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说:“大伯父,出事儿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83 )猫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