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丝瓜视频色版app最新火爆视频

就在欧洲媒体们还在不停的分析、论证ac要参加明年的wrc赛事的消息是不是陈耕在吹牛的时候,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来菲亚特wrc车队经理勒克莱尔·霍纳辞去了车队经理的职务,转而去担任ac汽车wrc车队担任车队经理。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这段时间来肆意嘲笑ac的欧洲媒体们都都傻眼了卧槽!真的假的?没开玩笑吧?

等确定了这个消息的真伪之后,欧洲的媒体们无一例外的不是咬牙切齿费尔南德斯·陈那个嚣张的混蛋,还有ac这个土包子,他们竟然玩真的?!

脸上好没光彩啊。

立刻有记者去采访正在德国的杰克·韦尔奇。

面对记者的镜头,杰克·韦尔奇首先承认了确有其事,ac确实向克勒克莱尔·霍纳先生发出了邀请,聘请他担任ac车队的经理,随后又表示其他问题无可奉告,对于大家关心的一些具体的、包括车队建设方面的消息,ac会在三天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解答媒体的相关疑问——这个时候,不吊着媒体和读者们的胃口,又怎么能上热点新闻?

既然从杰克·韦尔奇这里没办法得到更多的消息,那么还在阿根廷的菲亚特车队就悲催了。

科尔多瓦站赛事开始之前,菲亚特车队召开的新闻通气会完变了味道,记者们提到问题都ac、勒克莱尔·霍纳和陈耕,刚刚从领队荣升车队临时经理的帕西诺很想死,因为几乎没有记者们关心菲亚特车队在本站赛事的计划和安排,整个新闻通气会如下……

“帕西诺先生,请问勒克莱尔·霍纳是否真的已经从菲亚特车队辞职了?”

“是的,霍纳先生已经正式向菲亚特集团董事会提交了申请,他的辞职申请也得到了集团董事会的同意……”

记者们根本不给帕西诺面子,立刻打断他的话“那菲亚特集团董事会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做出了同意霍纳先生辞职的决定?是因为菲亚特集团对霍纳先生的带队成绩非常不满意吗?”

“不是这样的,没有这回事,霍纳先生为车队做出的贡献、带领车队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霍纳先生的决定是他个人的选择,集团董事会虽然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但在确定霍纳先生去意已决之后,董事会也唯有祝福他、尊重霍纳先生的选择,并且祝他在新的职业生源中取得更辉煌的成绩……”

绿衣服女孩眼睛楚楚可人软萌可爱写真

这假惺惺的祝福!

一股子浓浓的塑料味道在空气中蔓延。

谁想听这个啊?!

谁对这玩意儿感兴趣啊?!

记者们听的一个劲的撇嘴大家想听的可不是这种官腔,我们要听更劲爆的东西!

“但菲亚特集团董事会这么快就同意了霍纳先生的辞职申请,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立刻有记者大叫“为什么集团董事会连挽留都没挽留,就这么急不可耐的同意了霍纳先生的申请?”

按照正常的程序,哪怕菲亚特集团董事会对勒克莱尔·霍纳的带队成绩再怎么不满意,不也应该象征性的挽留一下,然后勒克莱尔坚决表示自己要辞职,然后菲亚特集团董事会才会以“霍纳先生有更高的目标和追求,我们只能尊重他的决定,并且祝福他在新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功吧啦吧啦……”、以彰显我们是一家有人情味的公司、我们很感激霍纳先生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为车队所做出的一切吗?现在居然连象征性的挽留都就没有做一下,这又是什么鬼?

都是常年做媒体的,记者们当然知道这里面有故事,这就是他们想要的!

“……”

帕西诺瞠目结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卧槽!集团董事会为什么连象征性的挽留都没做一下,直接就同意了自己前任的辞职申请,这个老子哪儿知道啊?

坦白说,他也觉得集团董事会这事儿做的不地道,让人有点心凉,但这种事情是自己一个小小的车队领队能随便置喙的吗?我算是哪根葱?!

最终,新闻通气会以帕西诺的愤而离场而告终,但对于这些“看热闹唯恐事情不够大”的媒体们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虽然勒克莱尔·霍纳这两年的带队成绩比之前下滑了不少,但冷静和理智的媒体其实都知道,不能把菲亚特车队成绩的下滑的部责任都归咎到勒克莱尔·霍纳的身上,菲亚特集团内部的权力斗争以及对车队资金投入的减少才是主要因素,至于勒克莱尔·霍纳这个家伙,谁都不会怀疑他的能力和本事。

笑话!

你当人家的一个车队年度总冠军和三个车手年度总冠军是白给的啊?笑话这么一位牛人之前,请问,您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成绩哇?

在他们的生花妙笔之下,完可以写出一个又一个生动而凄婉的八卦股市,然后狠狠的赚取一波销量、拿上一大笔奖金、然后升职加薪……

至于屡屡“搞事”的ac公司,说实话,别看大家嘴上在骂,可实际上一个个心里都巴不得他们搞出来的事情再多一点、再大一点才好呢。

为啥?

报道ac这群美国来的土包子,报纸有销量、新闻有人看啊,自己再也不用焦急脑汁的找新闻,只要跟着ac就行了,奖金、加薪什么的根本不是梦想,甚至在不少记者们看来,ac就是一个移动的新闻站,如果哪天ac不搞新闻了,他们还不乐意呢。

————————————

当整个欧洲的媒体都是以“那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美国佬竟然真的钱多的发烧,打算拿钱打水漂啊,哇哈哈哈……真是笑死老子了……”的论调来讨论ac要进军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的时候,陈耕和勒克莱尔·霍纳已经抵达了“魔爪”总部,讨论起了赛车改装的技术细节。

“发动机、底盘这两个方面有考斯沃斯和prodrive的帮助,我没什么好担心的,”勒克莱尔·霍纳说道“但是供应商那边,您协调好了吗?”

一辆用于专业比赛的赛车的研发和制造,从来都不是厂商自己闭门造车的结果,需要各个零配件供应商单位的通力配合和协作,比如需要轮胎厂商提供专用的比赛轮胎、甚至需要轮胎厂商为你单独生产独家配方的高性能比赛级专业轮胎;比如需要避震器厂商和刹车系统厂商根据你的要求定做你需要的避震器和刹车……

一辆专业的赛车上面,大到一个部件、小到一颗螺丝钉都是特制、订制的产品,而就是这些细节决定着一辆赛车最终的成绩。

作为ac车队的经理,勒克莱尔·霍纳自然很清楚这一点,他最关心的也是这一点。

“这个你放心,”陈耕笑了“勒克莱尔,你要知道,我的‘魔爪’可是美规模最大、技术实力最强的综合性汽车改装厂,与世界各大顶级汽车零配件制造商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固特异、米其林、欧林斯、ihi……这些公司都是我们的合作单位,在这之前我也和他们打过招呼,所以你尽管放心,不管你需要什么样的配件,我都能给你找到。”

“嘘……那我就放心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勒克莱尔·霍纳松了一口气“风洞,风洞您能解决吗?”

说完,勒克莱尔·霍纳解释道“我们对风洞时长的需求比较大,一辆wrc的外表面的定型不是吹个几次风洞就可以的,通常需要吹150至200个小时,如果进展不顺利,300个小时也是有可能的。”

陈耕自然知道这个道理,wrc赛车在比赛的时候,时速基本上都在200公里每小时以上,要在这么高的速度下还要求赛车能够精确可控,自然就对赛车的空气动力学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如何设计出更符合动力穷动力学特征的外表面?

除了精确的计算之外,吹风洞!

再精确的计算,也需要去风洞里面进行验证。

他痛快的表示“没问题!只要是设计方面确实有需求,想吹多久就吹多久,实在不行直接包下来一个风洞给你们可劲的吹也没问题。”

“包下来一个风洞?!”

勒克莱尔·霍纳听的眼睛都点直包下来一个风洞?他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公司的风洞是可以直接包下来的,整个欧洲,风洞就那么几个,大家都是提前几个月就预约,每次吹风洞的时间也只有几个小时,现在你说直接包下来?!

勒克莱尔·霍纳觉得这也太夸张了,他小心的问道“您说的是ac自己的风洞?这样的话,会不会耽误ac原本既定的产品开发计划?”

除了这样之外,勒克莱尔·霍纳实在是想不出来怎么能把风洞“包”下来了。

“当然不会,”陈耕摆摆手“你应该知道我和华夏的关系不错,华夏那边就有不少风洞,如果你确定真的有需要,我可以通过华夏的关系预租一个风洞,租三个月,这三个月里这个风洞只为你们服务,应该够用了吧?”

————————————

ps1月底啦,兄弟姐妹们,看千年这个月这么勤奋,大家来张月票支持鼓励一下、能订阅的也订阅支持一下千年好不好?

ps2是的,为了求票,今天三更,晚上还有两更,小声的问一句,这一章能不能换一张月票、换大家一个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