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小黄瓜资源全国

郑仕,今年四十有八,本是河间府人士,三年前被调任到太原府当知府,任期内也算的上是两袖清风,民声颇佳,如果不是因为今年忽如其来的一场灾祸,再赶上两年应该就能得到朝廷的提拔。

只是跟那些出名要趁早的同窗相比,郑仕因为三十岁才中进士,基本上这辈子也不用幻想出阁入相了,顶天了就是个知州的位置上去坐坐,然后运气好还能告老还乡,运气不好也有可能就是客死他乡的结局。

在古代当官有时候并非就一定是好事,首先一个字就难。

当个贪官难,当个清官更难,若是想要当个两袖清风还能为民办事的好官,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人都说“千里为官只为财”,这话或许不假,但并非什么官都有资格这样说,如果治下一片贫瘠,既没有特产也没有贸易,贪什么?凭什么去贪?真正能够成为贪官的,往往都是那些富饶地区的官员,又或者是朝廷里的大员,而且脑子不好使的人没法贪,因为一贪就有可能被人盯上,不是被御史盯上,就是被六扇门盯上,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所以当贪官其实也是有难度的。

相反来说,当个清官也不是那么容易,首先你要顶得住诱惑。一方知府可不是后世的政府,在这时代一个知府衙门里真正有官印的人其实就那么几个,却是掌管着一府之地大大小小所有的事务。人家找你办事,多多少少都会有点表示,这种情况之下是收还是不收?

坚持不收会被人说不近人情,不容易开展工作,可如果是收小拒大吧,这个大小又如何来划定?再说了,人心总是贪婪了,万里之堤溃于蚁穴,心里的防线一旦松动了,迟早就会滑向贪官的行列。

所以当清官也难,要么是一门心思闷起头来干活,然则掌管一府之地,大到国家对内对外的策略、军事行动、抵御自然灾害、组织种植生产,小到针头线脑的事情,都要从知府衙门里过一遍,每年还要按时收缴各项税收,又或者是安排粮食种植、布匹生产什么的,这样大大小小的事务光凭着知府一个人,就算浑身上下都是铁打的,那也不可能忙的过来。

要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吧,你如果是个清官,又用什么来犒劳下面的人呢?如果没有足够的犒劳,下面的人又怎么会拼死拼活的去做?要知道那些有官身的官员也就罢了,至少每年还能用考评来逼着他做,但是没有官身的人,说白了就是得靠着上级和施展手段捞点、弄点来养活自己一家人,要是没有足够的甜头,他们能够应付了事那都是给面子的,真要是遇上刺头,两手一甩,得,这事儿咱不干了,知府大人你这么清廉,你来啊?

所以在古代的时候往往清官很难真正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是因为他肩膀上挑着太多的责任,不能管好人自然就做不好事。

这些道理郑仕也是很久之后才明白了,读书人不能只讲自己的清白和骨气,那不是官,那是石灰,除了铺路之外就只能用来刷墙,根本谈不上治理一方。

清纯甜美校花Milk楚楚沙滩外拍写真图片

想要治理一方,首先自己就要学会圆滑,要学会变通的来处理问题,在律法、道德和自己的底线三者当中不断的权衡。

光是两袖清风只能叫做“独善其身”,距离“兼济天下”这个程度还差太远太远了。

郑仕早就已经将自己这辈子的人生目标放的很低了,他只是希望自己在离开主政之地的时候,老百姓们能够自发的给他来一次欢送,能够在他背后说一声,这是个好官,不是个贪官。

如果能够做到这种程度,郑仕觉得自己这辈子就不算白过了。